当前位置:连福新闻网>时事>中国智慧法院建设取得经验解析

财报鲜读|格力地产:上半年营收26.68亿元,现金流首次回正

2019-09-18 16:28:05
我国智慧法院建设成效显著。截至目前,重庆法院纠纷多元化解一体化平台已入驻调解组织1969个,调解员6170名,共接受调解申请和委托调解57741件,调解成功30474件,完成司法确认9852件。今年3

资料来源:《法律日报》

中国智能法院建设经验分析

编者按

以信息化为核心的智能法院建设对法院未来的工作模式产生深远影响,有利于提高法院的工作效率和司法公信力。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将智能法院建设作为推动人民法院事业发展的重要手段,推进智能法院的全面建设。

信息化与法院工作的深度融合有什么影响?建设一个智能法院可以实现哪些科技创新?智能法院在实现“让数据运行得更多”方面有多有效?考虑到这些问题,法律日报的记者在9月10日举行的第六届全国法院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会议上寻求答案。

□本报记者张晨

9月10日,第六届全国网络安全与信息化法庭会议在广东省广州市召开。《法制日报》记者在会上了解到,2018年,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设将进一步向国家“一局”一体化模式转变,向智能辅助深入应用、向依靠科技创新和赋权发展、全面深化智能法院建设取得新突破。

电子诉讼、无纸化审判和信息技术的实施...中国聪明的法院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今年上半年,最高法律出台了《智能法院建设评估报告(2018)》和《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设五年发展规划(2019-2023)》等文件,客观评估了智能法院建设现状,并在未来五年内反复更新任务。

在建设智能法院方面取得了哪些经验?进一步推进智慧法院建设应把握哪些问题?《法制日报》的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超过80%的法院支持在线备案,1154家法院拥有全国范围的跨域备案。

诉讼服务是人们感受司法文明的窗口。推进电子诉讼,让人们少跑腿,有利于提高诉讼便利程度。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81.8%的法院支持网上立案,民事案件网上立案率为17.4%。全国共有1,154个法院,占法院总数的32%。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书元指出,各级人民法院要全面推进“智能检查、智能管理、智能服务、智能管理”建设,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和现代诉讼服务体系建设,确保“一站式两个店铺”建设,有效提高诉讼服务信息化的智能化水平,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参与感。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信息技术管理办公室主任陈豪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并表示:“重庆市法院创建的‘易于解决’的争议多解决集成平台将于2017年7月投入运行。实时连接案件管理系统,积极连接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调解、公证仲裁平台,最大限度整合资源,集中处理矛盾纠纷,让群众不在法院和其他纠纷解决机构之间奔波。”

截至目前,重庆市法院纠纷多元化与解决一体化平台已在1969年调解机构设立,调解人6,170人,受理调解申请和委托调解57,741件,调解成功30,474件,司法确认9,852件。对案件进行司法确认的最快时间是从案件在互联网上提交到远程交付的10分钟。网上调解案件占指定调解案件的50%以上,同步数据居全国前列。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最高人民法院特别监督者张志良认为,近年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已经渗透到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最新科技成果与法院工作深入融合,依靠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和网络力量建设取得巨大成就,不断推动司法跨越式发展。

“随着最高法律的科学规划、积极协调和大力推广,一个以网络化、阳光化和智能化为特征的智能法院初步形成。中国的智能法院建设走在世界前列,为世界法律文明提供了中国的解决方案,贡献了中国的智慧。”张志良说。

全面推进电子文件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加快构建智能审判运行模式。

电子文件生成与案件同步是智能法院建设的基础。推广电子档案和精简档案是打开智能案件的关键环节。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2,864家法院建立了案件电子档案同步生成系统,61%的案件与案件一起生成并移交申请。电子文件已经逐渐取代纸质文件,为智能办案奠定了基础。

江苏省苏州法院通过集中发送、接收和扫描诉讼材料等机制,实现了电子文件与案件的同步生成。在申请中,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副主任熊伊森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不将电子文件编目就使用电子文件极其不方便。“这就像去一家中医商店吃药。医药箱上没有标明药品的名称。医生需要一个接一个地打开抽屉才能找到它。这需要时间和努力。”

熊伊森表示,针对这一棘手问题,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发了一套电子文件智能编目系统,该系统利用图像和文本识别、机器学习等技术对扫描文件进行自动分割、标注和编目。目前,系统编目准确率在90%以上,通过数据学习,准确率不断提高。同时,引入社会化服务,在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设立了数据工作室。采用分散扫描、自动编目和集中校对的方式,统一中级人民法院及其管辖的10个基层法院对电子文件编目的手工校对,确保编目准确。

此外,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积极利用“千灯计划”的成果,在庭审语音智能转录、判决文件辅助生成等系统的支持下,探索了在一些简单民事案件中实行单独判决的问题。法官在法庭上确认案件事实,澄清判决理由并通过判决。裁判文件只说明裁判的文本没有记录事实的原因。“文件简化法庭判决”的方式加快了审判速度,取得了积极成果。

截至2018年底,涉及国家法院的原始审判案件电子档案的综合利用率达到92%,汇集了5 000多万份国家法院的电子档案和档案,支持检索140 000多份《最高法》原始审判案件的电子档案。

移动微型法院的建设也从一个点到另一个面传遍了全国。

2018年4月,最高法律牵头成立国家联合项目团队,在浙江省宁波法院试点,开发移动微庭4.0版,实现诉讼服务跨地区、跨层次、跨部门合作。去年9月,它成功地扩展到浙江省法院。今年3月22日,中国移动小额法院试点推广会议在宁波召开,向12个省、自治区、市辖区的法院全面推广试点。目前,试点法院全部上线,其中河北、上海、四川等法院取得明显成效。

张志良评论道:“网上备案、网上支付、网上证据交换、网上庭审、电子服务、移动小程序等创新措施的实施,最大限度地降低了诉讼成本,为群众提供了全方位的便利。”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龙宗智认为,加强技术应用并不意味着技术至高无上,而是技术有其局限性。例如,目前人工智能只能辅助司法判决,而不能做出判决或完全取代法官对案件的判决。特别是在证据评价的选择上,仍然要求具有较高职业素质的法官判断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司法系统相对独立。司法制度改革应遵循司法运行规律,体现司法自身特点,尊重法官的判断智慧。通过技术创新与制度创新的结合,司法公正能够得到更好的保障和实现。

以深化实施方式改革为主线,切实提高实施工作的智能化水平

2018年是基本解决实施困难的关键和决定性的一年。各级人民法院信息技术部门把实施信息技术放在首位。他们愿意制造铺路石和梯子,帮助完成基本解决实施困难的工作目标。

记者了解到,最高法为法院开启了全国信息网络,赢得了“执法难的基本解决”,建立了统一的执法办案平台和指挥管理平台。截至2018年底,最高执法指挥中心已完成与25个高等法院共2,990个执法指挥中心的视频对接,实现了对执法指挥中心终端在线使用状态的实时感知和视频点播。

各级人民法院进一步扩大了网络执法的范围,如调查控制、联合信息处罚等。他们与公安部和自然资源部等16个单位以及3 900多家银行金融机构建立了联系,涵盖存款和车辆等16个类别的25项信息,从而“扫荡”了被处决者的主要财产形式。扩大信用联合惩戒措施范围,推进国家发改委等60个单位失信惩戒机制建设,11类150项惩戒措施,累计发布失信执法人员1322万人,压力下自动履行366万人的义务。

在此期间,执行检查和控制、信用处罚、指挥平台等系统的并发量增加了10倍以上。最高法院通过20台高性能物理服务器的紧急协调和数据库的优化,支持国家执行法院60万次日常访问,为“基本解决执行困难”的决定性战役提供了强有力的信息保障。

下一步,在信息化建设成果的基础上,进行信息系统总体设计,解决重复建设和盲目建设问题,突破孤立的信息孤岛和数据壁垒,支持战略规划、项目预算、系统示范和系统研发,进一步提高信息化建设的科学水平张书元说。

浙江11选5 山东11选5 快三 贵州十一选五 北京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hoanhde.com 连福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